• - [醉生夢死]

    2010-01-23

    Tag: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neverwas-logs/56914064.html

          近日静中求好,愿岁月如此。

          生活渐渐变得很规律。七点起床,七点半坐班车去实验室,五点半或六点半坐班车回来。上网看看消息,豆瓣校内bbs邮箱,只是看看,不发帖不讨论。看一部电影,看完大概十点。然后洗漱,在床上就着台灯看纸质的东西。先是面试资料,然后是其他的书,小说或者其他的东西。最近在看徐迟译本《瓦尔登湖》,还有原版的《Pride & Prejudice》。远离尘嚣返璞归真的宁静、或是维多利亚时代的妙趣横生的世俗百态,都能很好的帮助睡眠。有时候丢掉书关灯,闭上眼睛就能睡着。有时候只是眼睛累了,戴上耳机听会儿音乐。巴赫的歌德堡变奏曲、莫扎特的安魂曲或是柴可夫斯基的四季,甚至还有刘宝瑞老先生的单口相声。听得懂听不懂的也不理会,只是觉得好听,而且听不了多久就迷迷糊糊的关mp3,放好耳机倒头就睡着了。最多翻两下找到那个最舒服的姿势。

          实验也不再有多大压力了,至少不会让我焦虑。做出结果来自然很高兴,做不出来也会遗憾只是不再懊恼了,很平静的接受。正常的工作时间在做事,只是很少加班,周末一般会去照看一下细胞。对实验室越来越没有归属感,那里的人、事、物也就越发看的淡了。

          总体上讲不怎么笑了,很久了,没什么好开心的。说话也不多,和外界保持着基本的联系,同学见面打个招呼瞎扯上两句。每周末给家人打电话,一般是周六。爸爸、妈妈和妹妹都在武汉做事,不在一个地方,一般打三个电话。每个电话都讲不了多久,每个星期的说的话也差不多。习惯了,打过电话之后也比较安心。

          现在多数时候是闹钟叫起来的,Nokia自带的公鸡打鸣的声音。醒的时候往往会有些模糊地印象,只是再怎么想也不会清晰。我对我的梦有种疏离的感觉,就像现在在过的生活,感觉很不真实。有时候就像在看电影,虽然都很真实,听得到看得见还可以触碰,仍然有种当观众的感觉。这大概也是内心平静的一个原因吧。是不是当确定要离开一个不怎么愉快的环境,在倒计时阶段都会有这种感觉呢?我目前是很难弄清楚了。以前也离开过不少地方,那时候基本上都有些眷念。

          找工作依然没有着落,奇怪的是从去年十月份到现在一直受挫大多数时候被默剧,始终没有因为找工作的事情焦虑急躁。现在也是。并不是什么心态好自信心强,一开始是很消极的心态,后来渐渐是有些恢复正常……不多分析什么心态了,惟愿国考面试正常发挥。我觉得没什么好担心的。

          最近网上依然很热闹,话题不断青春荷尔蒙四溢。我基本上只是旁观,很少激动更很少愤怒,我有我的想法,又觉得不成熟难以像他们一样潇洒的喷出来。不管是我看问题的角度不再文艺,或者是看问题的心态不再青春期,这都是好事。以前我觉得人的理性是有限的不可靠,人还是感性支配的。现在却越来越觉得理性面对社会是多么重要,它的不完备进化不完全正是我们需要依靠它发展它的原因。只是理性的冷静是否有变成自私的冷漠,不得而知,当保持清醒的责任感。

          不知在说啥了。随便写写求个吉利,愿静好。

    分享到:

    评论

  • 好久没见你,真的好久。
    岁月静好。
    回复说:
    我一直都在网上,就是不怎么说话了。
    2010-01-26 10:05: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