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安夜 - [似水年華]

    2008-12-24

    Tag:

          觉得该写点什么的,只是不知道写什么。随性而为这里势必又称为垃圾场了,标题改为“平安夜倒垃圾”最为合适了。还是记点不那么烦的事情吧。

          K收到我的明信片了,打电话过来说是最近几天来最高兴的事情。

          收到墨小兔子的明信片了。她的字真漂亮。

          所里发新年贺卡了,样式有点老,不过有就算不错了。

          学生会很低调的做了点事情,中午L同学圣诞老人的打扮,在一楼大厅发小礼品。拿到卡套一个,居然是hello kitty的。和师姐换了一个,依然是卡通形象,两个大脑袋小人,撑着伞,“风雨同行”装公交卡最合适了。实验室Y老师拿到一个蓝色透明小牛,我说我属牛金牛座她就送给我了,挂在钥匙扣上蛮有意思的。

          中午学生会W联系我,请我以后帮忙给所刊写点东西。还可能挣点稿费。双月刊,以前写的也可以发过去看看。没什么压力,似乎还可能挣点稿费。

          晚上在实验室看电脑,W师姐回去后又来了,带了一盒老婆饼,拿了一块吃。算是有了平安夜的甜点,真好。

           下班车回宿舍的路上,碰到戴着圣诞帽的年轻人送传单样的东西,还说“圣诞快乐”,拿来一看是《福音》小册子。印刷质量不错,彩页挺漂亮的。他们笑的真好看,很纯粹。我对基督不接受也不排斥,只是羡慕那样的笑容。

          卖水果的货车摊又出来了,买了点,又有苹果吃了,还拿了两个橙子。

           一个人在宿舍听Enya,《When Winter Came》。正合适的时候,很好听。

          可我为什么就是情绪低落呢?为什么心烦呢?为什么无精打采的呢?凡是都是有原因的,不倒垃圾了,也许睡一觉就好了吧。

          平安夜了,凑热闹说一句谨祝安好。

         

  • Tag:

          早上过来转了一圈,确定用了四年的帽子丢了。虽然只是冬天用,而且用的很少,可是丢了东西,毕竟还是很不爽啊。

          接着发现一个周末没有来,留在实验室的耳机坏了,坏的很彻底完全不能用了。那是买mp3带的一个原装耳机,音效还不错,用的很舒服。烦啊。以后再也不在实验室里随便放私人物品了。

          然后就发现该我打扫卫生。周末他们买了不少零食,乱的可以。地扫了一遍,拖了两次,才算看得过去了。

          一周开始的心情完全没有了。幸而天气尚可。幸而这个星期老板不在实验室,总体来讲,应该会过的比较舒服。

  • 两层梦魇? - [醉生夢死]

    2008-11-30

    Tag:

          我也不肯定这个梦有几层,更不能肯定是否就是梦魇,只是想记下来了,只是记不清多少东西了。

          有时候睡觉会出现一种很恐慌的体验。似乎是半睡半醒的样子,意识是比较清醒的,知道自己现实中在哪里在干什么。但是各种感觉却异常的模糊。能看到,但是恍恍惚惚的什么都看不清。能动,但是身体的协调性很差如同醉酒一样,走路的时候像是随时可能倒下,总想扶着点什么才好。总体的感觉就是头晕,但能认出熟悉的人和东西(很奇怪,这种状态的时候从没有出现过不认识的人,增强了真实的感觉)。那是一种很无助的感觉,连身体都失控了。有时候觉得很清楚眼前是谁,但是想看清他的样子却总也抬不起头来。

          记得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是高考前的什么时候,也是午睡的时候。觉得醒了,于是自然的往卫生间去。那是六人间的学生宿舍,公共的大卫生间。当时在上铺,有意识的时候已经觉得自己在楼道里了,头晕的厉害,窗外的光射进来是白色的,很晃眼睛,墙壁也是白色的,更使人有眩晕的感觉。这样的感觉以后在电影里看过,就是那种手持DV式的摄影,只是晃的更厉害,光影之间杂乱的感觉更加严重。当时很恐慌,以为是没有睡醒,想揉眼睛却发现手很难抬起来了。走不稳,于是扶着墙站着,觉得休息一会儿会好些。然后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仍然躺在床上。

           我不确定这种情况是否和心理压力大有关系,因为后来暑假在家里的时候也出现过一两次这样的情况,仍然是午睡的时候。也可能是睡得太久睡迷糊了。在出现的时候是从睁开眼躺在床上开始的,而且完全是睡前的样子,和现实中一样,只是看不清楚,感知能力很差。其实这样的情况出现的少,而且两次以后我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那是在梦里,于是闭上眼睛不断在心里说“醒过来,醒过来”。这种心理暗示似乎很起作用,虽然出现这样的梦是很压抑很糟糕的事情,产生的影响也比较的小了。真正醒过来的时候,一开始有点累觉得没有睡好,活动一会儿就好了。

          这样梦消失很久了。印象中本科的时候很少,只是到了大四的时候出现过两次。不知怎么回事今天又出现了,而且比以前更诡异些。

          一开始我在路上,骑着车。这很好解释,昨天就是骑车去实验室的,而且似乎路也很相像。周围车很多,可是似乎很少听到喇叭的声音。我记起来了,这样的梦里面声音出现的很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似乎在机动车之间走(这也是昨天经历过的,五道口的交通很闻名的挤)。可是那些机动车都只显现出不同色块的影子。骑车的时候很吃力的感觉。现在想来,这是这样的梦第一次没有从睡觉的地方开始。当时看不清听不到,恨事恐慌。可是突然就意识到了,这肯定是个梦。于是突然放开了车把,张开两臂伸直了。晃眼的光突然就消失了,我在黑暗中骑车。双手似乎是划过灌木丛的感觉,但是一点都不痛,听到了手和叶子摩擦产生的沙沙的声音。然后突然身体一震,我睁开了眼镜,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很明显就是现在住的地方。

          可是事情似乎没有完。第一反映就是想看时间,然后去抓手机,抓到了却不能拿到眼前。可以翻身,可是手却怎么都动不了了,抓着手机。手腕也可以动,将屏幕对着我,仍然看不清,连键盘都看不清了。睡觉前把窗帘拉上了,可以看到透过帘布看到外面的阳光。心里有点急,想着这要是上班迟到了怎么办,一门心思的想起来却只能翻身。又是很突然意识到了我是在睡午觉。帘子外面的阳光并不是早上从对面玻璃上反射过来的,而是夕照(窗户朝西面)。手机睡前放到了左边,可是现在抓住手机的手在枕头右边动不了。接着很痛苦的意识到了,从那个路上的梦中醒来,我并没有逃出这个梦境。

          闭上眼睛,默念着“醒过来,醒过来……”似乎床在旋转,旋转……突然停下了。睁开眼睛,终于正常了。

          好久没出现这样的情景了,还好一切都正常了。

          突然又记起来了,这样的“梦”里,颜色的概念是很模糊的。

          是梦魇吗?我怎么了?

          有谁能帮忙解释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