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醉生夢死]

    2010-01-23

    Tag:

          近日静中求好,愿岁月如此。

          生活渐渐变得很规律。七点起床,七点半坐班车去实验室,五点半或六点半坐班车回来。上网看看消息,豆瓣校内bbs邮箱,只是看看,不发帖不讨论。看一部电影,看完大概十点。然后洗漱,在床上就着台灯看纸质的东西。先是面试资料,然后是其他的书,小说或者其他的东西。最近在看徐迟译本《瓦尔登湖》,还有原版的《Pride & Prejudice》。远离尘嚣返璞归真的宁静、或是维多利亚时代的妙趣横生的世俗百态,都能很好的帮助睡眠。有时候丢掉书关灯,闭上眼睛就能睡着。有时候只是眼睛累了,戴上耳机听会儿音乐。巴赫的歌德堡变奏曲、莫扎特的安魂曲或是柴可夫斯基的四季,甚至还有刘宝瑞老先生的单口相声。听得懂听不懂的也不理会,只是觉得好听,而且听不了多久就迷迷糊糊的关mp3,放好耳机倒头就睡着了。最多翻两下找到那个最舒服的姿势。

          实验也不再有多大压力了,至少不会让我焦虑。做出结果来自然很高兴,做不出来也会遗憾只是不再懊恼了,很平静的接受。正常的工作时间在做事,只是很少加班,周末一般会去照看一下细胞。对实验室越来越没有归属感,那里的人、事、物也就越发看的淡了。

          总体上讲不怎么笑了,很久了,没什么好开心的。说话也不多,和外界保持着基本的联系,同学见面打个招呼瞎扯上两句。每周末给家人打电话,一般是周六。爸爸、妈妈和妹妹都在武汉做事,不在一个地方,一般打三个电话。每个电话都讲不了多久,每个星期的说的话也差不多。习惯了,打过电话之后也比较安心。

          现在多数时候是闹钟叫起来的,Nokia自带的公鸡打鸣的声音。醒的时候往往会有些模糊地印象,只是再怎么想也不会清晰。我对我的梦有种疏离的感觉,就像现在在过的生活,感觉很不真实。有时候就像在看电影,虽然都很真实,听得到看得见还可以触碰,仍然有种当观众的感觉。这大概也是内心平静的一个原因吧。是不是当确定要离开一个不怎么愉快的环境,在倒计时阶段都会有这种感觉呢?我目前是很难弄清楚了。以前也离开过不少地方,那时候基本上都有些眷念。

          找工作依然没有着落,奇怪的是从去年十月份到现在一直受挫大多数时候被默剧,始终没有因为找工作的事情焦虑急躁。现在也是。并不是什么心态好自信心强,一开始是很消极的心态,后来渐渐是有些恢复正常……不多分析什么心态了,惟愿国考面试正常发挥。我觉得没什么好担心的。

          最近网上依然很热闹,话题不断青春荷尔蒙四溢。我基本上只是旁观,很少激动更很少愤怒,我有我的想法,又觉得不成熟难以像他们一样潇洒的喷出来。不管是我看问题的角度不再文艺,或者是看问题的心态不再青春期,这都是好事。以前我觉得人的理性是有限的不可靠,人还是感性支配的。现在却越来越觉得理性面对社会是多么重要,它的不完备进化不完全正是我们需要依靠它发展它的原因。只是理性的冷静是否有变成自私的冷漠,不得而知,当保持清醒的责任感。

          不知在说啥了。随便写写求个吉利,愿静好。

  • 就这样吧 - [醉生夢死]

    2009-12-31

    Tag:

          己丑年是大灾难的一年,我的整个世界坍塌了。所谓年末总结,还是不走的不了的。这一年仿佛炼狱一般,身心疲惫,什么都不顺,什么都不成,健康、学业、感情、事业……跛足独行于泥泞,一路下来一片荒凉。唯一的收获,是学会了放弃。总在鼓励自己坚持下去,事情不会变得更坏,可也没有见到任何哪怕一点点变好的迹象。依然努力像个爷们儿一样做该做的事情,无趣的实验、艰难的求职、身心的点点放松。这一年看了很多电影,读了很少的书。可以说是娱乐,但我更愿意当成另一种生存方式,虽然虚幻却也是有益的补充与慰藉。娱乐至死的底线一直很清楚,从不曾停止理性的思考,对内的人格,对外的世界。这是我重建自己世界的抗争。我不去考虑有什么用,一切都只是过程。

          我不抱怨所有的这些困苦,当然也没有什么感激。这就是生活,不是预先安排的命运,也不是什么男生变男人的阵痛。所有的一切,就这么发生了,像它发生的样子。思考意义时间很矫情的事儿,尤其是现在,首要任务是活着。活着呢,日志不怎么写了,QQ、飞信几个月不曾登陆了,但一切都在继续。关心的朋友们,谢谢你们。我一直都这么认为,有好消息的时候我会很高调。会的。

          就这样吧,没什么好写的。明天的太阳升起来,只是有一天开始而已,和任何一天一样。当然,明天是星期五而又是假期,这又让这天有些与众不同。其实明天依然是黑暗的己丑年的一天,要等到2月4号立春庚寅年开始,本命年才算结束。凑个热闹吧,到处都在写呢。我这个人有些不合群,性格脾气都有些古怪,这样不好,不利于生存,该学着多凑凑热闹。

          还有半小时就是公元2010年了,很多的广场该渐渐聚满人等着倒计时吧。那该是很热闹的场面吧,不似我一个人在宿舍敲键盘。孤独是可耻的。当觉得被世界遗弃的时候,其实是自己把自己遗弃了。奥德修斯的伟大就在于从不自弃。雅典娜也是他自己的分身。2010年,争取走完自己的奥德赛。

          外婆在12月初的时候离开了,我甚至没能赶得上她的葬礼。我在思念里夹着惭愧。

  • 阴雨天 - [醉生夢死]

    2009-08-25

    Tag:

          低沉压抑的天际。死不争气的又想起了某人某事,一下子又什么都不想做了。感觉被记忆融成了胶状物,想要流走又偏偏滞留。感觉不到自我的存在,那个关于生存意义的问题又沉渣泛起了。我明白这个问题被问了几千年,没理由在我这里找到答案,即使是因人而异的答案。有人信奉好好活着就是有意义,有意义就是好好活着。这种打哈哈的马虎态度始终做不到。先存在,然后找到意义,还是追求一个有意义的存在。我始终倾向于后者。我试图给出暂时的答案,过去就一直是这么做的,这个答案不行了就再找一个。这个方法似乎也失效了。人是骨子里感性的,所谓意义,肯定都是会带来愉悦的。我想不住任何这样的东西。目前能做的无非就是毕业与找工作。可是毕业了我会高兴吗?找到工作我会高兴吗?

          GOD DAMN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