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ag:

          在美国大选落下帷幕的时候,读这本关于大选内幕圈套骗局的书,还是很有些意思的。作为畅销书,这部书的情节虽然有些老套,但是还是很热闹的,用来消耗时间是不错的选择。本书好莱坞气息浓重,平行清晰的双线叙事,场景、分镜一应俱全。《达芬奇密码》大热之后终于上了银幕。这本书早于密码,作者创作之初就考虑到了改编剧本也未可知。
      
       以上只是闲话。本文也不打算对这部小说做什么分析,只对文中一个场景略发点牢骚,究其根本,还是闲话。
      
       总统反戈一击的新闻发布会是本书情节发展重要的一笔,也是“骗局”达到顶峰的时刻。航天局发现域外文明证据的“化石”公布,令整个美国(世界?)进入了一种狂欢的状态。人们一遍又一遍的观看那段精彩的纪录片,饱含泪水激动的喃喃自语,宇宙之大,人类并不孤独。文中的描述,只有“阿波罗登月”的影像或者能够和这一发现相比。耗资巨大一无所成的航天局一举从国家的累赘变成了国家的英雄。自然,这也使文中的大选呈现了一边倒的状态。
      
       关于阿波罗登月,我并没有什么真切的体会。这部小说虽然只是消遣,但这一情节却让我深有感触。文中的情节虽然是虚构的,但是假若真的出现了那样梦幻般的陨石,带有外星生物化石的陨石,美国还真有可能那样的狂热。贬损的说,这是一个狂热自负的国家,他们将自己放到了人类代言人的位置,眼睛盯着金钱经济,但从未忘记仰望头顶的星空。对宇宙,对未来,他们保留着梦想。这种梦想的活力令人羡慕。
      
       写下这些文字倒不是对美国表达怎样的崇拜向往之情。只是看这样的情节,未免就想起了前段时间我国航天事业的发展。嫦娥奔月了,中国人出仓太空行走了。各种媒体倒是热热闹闹的吵着,中央电视台的主持人们表达着对这些“科幻电影一样场景”的激动和崇敬。紧跟着的,就是我国航天事业如何迅猛的发展,展示了我国综合国力如何如何云云。
      
       可是在身边,我们看到了多少茫然的眼神,包括我自己。最多在电视上看了多次重播的出仓镜头,说道,哦,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呀。聊起这个,听到最多的,“这和我什么关系呢,能帮忙改善一下这个烂食堂吗?”看着他们以及镜子中那些苦闷的脸,我没有丝毫的失望之情,事情本来就是这样的。飞船环月飞行了,中国人太空行走了,很好,可自己还是先给自己找个着落比较好。没有人想自己也能在太空走走多好。对宇宙的梦想,消失了。并且,没有人觉得这样有什么可惜。
      
       就像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梦想是烧鹅圣诞树,挣扎在温饱线的广大中国青年的梦想,也就自然集中在了“农夫山泉有点田”为代表的房子和工作。梦想也许未曾离开过,只是变了一个样子。这倒也符合马斯洛关于人需要的层次理论。因为如此专注脚下的路,我们许久不曾仰视头顶的星空。在生存的重负里苟延残喘,哪里还顾得上什么是梦想、幻想、想象?人生两件大事,生存与发展,梦想无疑属于第二个层次。当生存的压力弄的人只能苟延残喘,那什么拯救你,我的梦想?当每天活在莫名其妙的危险毒物之中,惴惴不安的思考能吃什么,能做什么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健康,那什么呵护你,我的梦想?
      
       政治无疑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重要到左右了一切的发展。但是当一切真的赤裸裸的展现了这种联系,生活真的很恶心。经济无疑为了政治,科学也为了政治,甚至连体育都成了政治的附属品。“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当梦想变味,该拿什么拯救。
      
       这是一个难有梦想的年代,就算有,也只好在心里未曾污染的圣地挖个洞埋起来,如果还有那么一各地方的话。我们活着,仍然要活下去,争取活的更好些。前些日子很火的《士兵突击》我没有看,却听说了这样一句话“有意义就是好好活着,好好活着就是有意义”。据说这样的句子看法也曾风靡一时。我不由得装逼一把,深深的叹息。梦想不仅没有了,而且有了替代品。好好活着吧,活着,然后死掉。
      
       其实活着,很多时候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