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午夜了 - [似水年華]

    2008-10-17

    Tag:

          正所谓祸不单行,福无双至。一个星期的实验到今晚告一段落,完完全全的失败,什么都没有做出来。做大蛋白就是很郁闷,很郁闷。

          午饭去刚哥家吃的,实验室一起去的,除了老板。刚哥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带着我们祷告唱赞美诗。信仰危机之下,精神的确需要点寄托。于是,释迦牟尼、耶和华与马克思在头脑中内斗,妙趣横生。

          第一次做实验做到现在。一会儿骑车回去。大半夜的在四环上飚自行车应该是一件很爽的事情吧。

          明天见几个老朋友,势必会喝点酒。最近心情一直不佳,尤其不能多喝。

  • 重陽 - [似水年華]

    2008-10-07

    Tag:

          提起這個節日,首先想起的自然是那句著名的“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了。只是多年在外,重陽節這個節日的意義漸漸都淡忘了。此外還記得就是重陽賞菊登高的習俗,只是這麽多年難得有這個興致和時間,外加不好意思提起的囊中羞澀。

          原來還想晚上早點回來,去28樓頂上看看家鄉的方向,算是登高望遠懷鄉之意。匆匆忙忙回來卻興趣索然,洗了個熱水澡,好歹找到了一點節日的感覺。一直在奔波忙碌,你我都是這樣的辛苦。年輕的時候,大概都得經歷這樣的過程吧,爲了到老的時候能愜意的在重陽登高望遠、把酒賞菊。看著點出息,應該期望更早一些過上這樣的日子吧。

              夜雨重陽掩寒窗,梧桐聲細i秋意涼。

              何當共賞山菊逸,共醉花叢滿身芳。

          不行了,不行了,短短的幾個句子都寫不出來了。這狀態,唉……該調整心態讀點書了。

          還是沒能很好的控制情緒,在商量學生會的事情的時候表現的很不耐煩。這樣不好,應該更好的調整心態,做好該做的事情。一定要做到,不為誰,爲了將來也要好好的做事、好好做人。

  • 我的中秋 - [似水年華]

    2008-09-14

    Tag:

          一个人过中秋节,习惯了。十几年都是这样,真的习惯了。事实上,今天不仅和往常一样,甚至比往常还要忙些。早早的就到了实验室开始工作。开始自己的课题已经半个多月了,一直不顺利。原来打算中秋节之前做好一步,然后这三天的假期至少休息个一两天的。两天已经过去了,现在看来,是没有什么休息的机会了。

          昨天还有个假期的样子。白天去了鸟巢看残奥会,只是没有找到人一起。订票的时候和实验室的师兄们一起定的,结果时间不一样,又忙没有时间上网找人一起,又其实习惯了一个人走来走去的,于是一个人去了。事实证明,一个人出去玩儿,尤其是干看比赛这种热闹的事情,是很不宜的。在鸟巢做了两三个小时,出来四处瞎转悠。已经是中午了,天气阴沉着,天压得很低,却又透出了阳光,显得很闷热。看着身边接近狂欢状态的三五成群携家带口卿卿我我的人,怅然若失,不知道自己来这种地方干什么。于是回去了。场馆还是好看的,远看很漂亮,近看也很漂亮。

          昨天到今天受到了不少朋友的中秋短信祝福,心里有事,再加上实验有些忙,回复的很少。也渐渐深了,一会儿洗了澡躺在床上再认真的回复一下这些朋友吧。可能这一天与平常不一样的地方,就是这些祝福吧。哦,还有,前前后后的,在实验室吃了不少东西,水果月饼老婆饼,多少是借着这个节日的名字。我很感激这些发出祝福的朋友。在这个异常困难的时期,还有人记得这个京城角落里漂着奔波的人,真好。

          按照往常的习惯,是周六往家里打电话的,离家这么多年了,一直都保持着与家里的这种联系,虽然每次都说不了什么,通话时间都在五分钟以内。一时忙乱,竟忘掉了。想着今天是中秋节,顺延到今天也好。没想到实验室的事情有没有控制好时间,做到后来一看,估计九点多钟才能离开。中间家里打了电话过来了。我之前是往家里发过短信的,后来一看手机“发送暂缓”。这个烂网络,又让家里人担心了。其实能出什么事呢,每天两点一线的跑,虽然单调,安全还是很有保障的。

          将近离开实验室的时候,突然变了天,雷声滚滚风雨大作,坐在公交车上,穿短裤很有些秋天的凉意了。下车的时候却停了,湿漉漉的地,空气也舒服多了。

          只是还有事情放心不下。短信,电话……总之就是突然没有消息了。也许只是手机忘拿了吧。可是总是有些担心,放心不下。干不了什么,也只能安慰自己,没事的,好好睡一觉,到明天一切都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