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植樹節挖坑 - [似水年華]

    2009-03-12

    Tag:

          這是個異常殘酷的時期,身心都受到極大的考驗,希望能熬過這段時間。離24周歲生日還有兩個月的樣子吧,本命年果然是個坎。我也不知道自己還能在多大程度上掌控自己的生活、思維,只是要盡力讓照顧好自己,對將來負責。心裏很亂很疲憊,很想過一天算一天按軌跡滑過這段時間再説。只是年齡在這裡,不由得人偷懶,尤其是現在事業家庭一事無成的樣子,更不能有鬆懈。盡力整理個頭緒出來吧,也算是對自己的勉勵。也理不清,想到什麽寫什麽吧。

          1.堅持每天按時吃三頓飯,喝適量的水。每週至少買一次水果,最好每天能吃一個。

          2.每天按時起床睡覺,過有規律的生活。早上七點半的班車,晚上十一點半之前睡覺不能太晚。周末可以起晚一點,不超過九點。睡前仰臥起坐30*3,若有精力就閲讀時間不限。中午午休,二三十分鐘。

          3.明年畢業的事情不能掉以輕心,實驗的事情雖然不想干也得堅持做下去,畢竟還是學生。爭取找出時間來考慮課題的事情,找到合適的story讓老闆同意發文章畢業。估計也難有什麽新穎的想法,但至少做點東西出來吧,不要到時候被老闆爲難。還有,兩個月了,該照篇文獻看看了。

          4.工作是大事情,但是時間尚早,可以到暑期開始準備,目前隨便看看就行。

          5.緣分一事,還是交給上帝吧,兩個人的事情不是一個人説了算。真心做好自己的那一部分就行了,不強求。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6.笑給身邊每一個人看。生活所加給我的全部痛苦,我要頂住並粉碎它。像男人一樣,對自己好一點,也對自己狠一點。開朗、樂觀些,早知道沒心沒肺最快活,也早知道做不到,那就別試了。好人卡不是什麽榮耀的東西,但自己給自己發一個吧,做個好人。

          7.電影、音樂和閲讀,是生活中不能缺少的,要有追求絲毫不能鬆懈。

          我不低頭,不消沉,年紀不再能用“輕輕”來形容了,但是一樣告訴自己沒有失敗。

          照顧好自己,就是照顧好了明天。

          愛情是只能等不能追的。

          幸福是只能追不能等的。

          今天是植樹節,就儅在這裡挖了個坑种了棵樹吧。好好做,讓它長大。

  • 回家了 - [似水年華]

    2009-01-19

    Tag:

          算得上是最近最动人的话题了。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虽然订的火车票从动车变成了绿皮车,总好过早起去火车站排队而不得。春运,非常时期,能回去就该满足吧。

          来北京一年半了,依然完全没有东南西北的概念,每每被人鄙视。我看就是住上十年也未必能有方向感,回去那个“前后左右”指路的地方,总觉得亲切很多。十字路口向左,多方便啊,省的看太阳。

          晚上八点的火车,今年在这个宿舍最后的一个下午了,走之前该好好收拾一下。08年始终没有做个总结,其实能写的东西很多:书、电影、音乐、生活、实验、感情……只是懒得开始。不管那些了,做得好的继续,做得不好的好好做,09年过的比08年好就够了。不回首了,我向前看。

          明年见,祝大家新年快乐。

  • 夜行 - [似水年華]

    2008-12-31

    Tag:

    晚上第三次拿到一个完全没有意义的实验结果的时候,十点钟的班车还有四分钟就要开了。如果赶紧收拾一下然后飞奔过去也许赶得上,但是心里烦的厉害,竟坐下来看着那个结果发愣。宿舍、班车、食堂、实验室、休息室,日复一日都是这样狭小的空间,压抑的很。我想我该出去走走了。于是想了会儿,一言不发的为明天的事情做了点准备,穿好防寒衣物往宿舍走。 

          路程并不太长,班车一刻钟、公交车半小时、自行车也是半小时,今天才知道原来走路需要一个半小时。这个时候的午夜气温比较低,还好风不大,捂严实了还是很舒服的。走出了那些方方正正的空间,尽管呼吸着的自然空气是带有汽车尾气的,心情还是不知不觉好了一些。就那么走着,平静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心里在攻博和转硕之间徘徊。一直到将近到宿舍了,心里才算是稍稍平静下来,无可奈何的想着还是先试着读下去。倒不是突然发现这个学科多么有意思,只是离宿舍近了,很不想搬家。首先是不知道能去哪;然后是自己的书太多了,若要搬家可怎么弄出去啊?唉,就这点出息,胸无大志啊。

          夜间路上的人很少,车却很多。看着看着就在想,大半夜了,这么多人不睡觉,开着车跑来跑去干什么呀?可一想自己大半夜的穿皮鞋压马路,似乎更加奇怪。仔细看看出租车居多,而且多半没什么客人。讨个生活不容易,可他们怎么不回去休息呢?这个时候了,还能有什么生意呀?

          路上被两个穿黑色棉袄的小伙子赶过去了。他们走的很快。我在街上走路一直不慢,一般是超过别人,可被他们很轻易的帅在后面了。他们一口浓重的东北腔,却也听得明白。距离最近的时候,他们在聊摩托,说什么“野狼”什么的跑的很快,骑上去和飞似的。两人讲的很兴奋,一个哥们儿还不是拿手比划,眉飞色舞的样子。只是不多会儿他们就走到前面去了。试着想超过他们,加快走了两分钟就不想赶了。反正是走走路散散心,何必急急忙忙的呢?

          在成府路上走了不少时间。这条路比较安静,有车但是不多,显得秩序也好多了。路边种了毛白杨,高大而粗壮,抬头看看伸向天空的树干,想起了南开的大中路。那里的毛白杨差不多也是那样的粗大吧。老宋今天(确切讲是昨天)在QQ说今天就回学校看看。晚上还接到小六的电话,居然是老大打过来的,他回学校取回自己的档案什么的。曾经觉得无趣的日子,现在却觉得很有意思。当时特立独行作文青,和他们交流不多,相处的却融洽。回头看看,当时没有和他们一起打打游戏,挺遗憾的,虽然现在我仍很清楚,我不会喜欢更不会痴迷于那些东西。

          经过了北京语言大学,它的南门和中国地质大学的北门就隔着一条街。两个学校一文一理工,倒是相得益彰。两个门口之间,像很多大学一样,是买烤串麻辣烫煎饼果子等等夜宵的。人很多,聚在一起。看着那一张张年轻的脸,一会儿觉得这场景很熟悉,一会儿又觉得陌生。还是在怀念本科的那份单纯安逸,回不去了,回不去了。一起的,还有我的青春。走到那里的时候有点肚子饿。我是不吃烤串之类的,想买煎饼果子人有太多,懒得排队,于是作罢,接着往前走。又到了一个社区门口,人很少,却也有一个卖煎饼果子的小摊,就两个人在买。于是过去买了一个。排在我前面的是个保安,看上去比我年轻。小伙子人不错,看我在赶路,让卖煎饼果子的阿姨先买给我了。

          将近一点了。有点累了,也终于困了,休息去吧。2008就剩下今天一天了。据星象理论,2009年是金牛座忙事业的一年。不知是否预示着实验将会顺利一点。忙事业,很好啊。只是我的这个事业有点奇怪,好好抓住它,就是为了狠狠的将它遗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