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犯错误了 - [似水年華]

    2008-06-23

    Tag:

          忘记在妈妈生日这天打电话了。

          不应该啊,不应该。

          这两周周末都在聚会,上次在北京,这次在天津。中午妈妈打电话过来开玩笑的问了一句我是不是忘了什么日子,我才猛的想起了大概是忘了她的生日了。原来是上周三,两次聚会之间。

          可以找出很多的借口来掩饰,诸如最近心理烦、天气热、事情忙、看阴历不方便……可是,总之,借口就是借口,实事求是的说,还是对这件事没有足够的重视。

          错了就是错了,以后改吧。

  • 小聚流水账 - [似水年華]

    2008-06-15

    Tag:

          这些天其实已经没有什么考试了。整日里看书看电影听音乐没个正经,虽然是比较充实,老窝在屋里也渐渐有些烦闷。正好Bandari大师北归,QQ大师也在玉泉校区博览群书,于是相约周末小聚。

          周五下午风雨大作,令人担心第二天是否能出行。好在周六只是微雨,仍有些闷热,但竟显出了几分烟雨朦胧的样子,此种情调,实属难得。和QQ大师会合之后,去超市买了荤素熟食若干,连同宿舍里带出来的杜康,一起背了上路了。地铁人不多,不料坐公交却横生波折。出地铁口就见到一辆800刚刚停下,想都没想就冲了进去。等到车开动了一问,竟然坐反了方向。一开始觉得很简单,下一站到路对面坐回来就行了。不料做了几步路上了立交桥,于是路线就变得复杂了——那条路经过立交桥之后分成了左右两条路,中间隔着二环主路不知道怎么过去。QQ大师曾想在车流中钻空当到路对面,不料在下胆小如鼠车多不敢横穿,此计作罢。于是二人淋着小雨四处找公交站牌,希望能找到一路车可以回去。找了附近两处公交站牌未果。眼看时间将近正午,为了不让班大师久等,我们果断打车。

          QQ大师自责说:“都怪我,跟我在一起被限制了”。我厚颜无耻的接过话头,是啊是啊早该想到这个更小心点的。

          班大师惊叹:“你们来的好快啊。”汗。

          diaoaoke大师刚好这几天也来了北京,十分惊喜。于是我等四人小聚。

          中午在外面吃,共消耗菜五六盘,烧鸡一只,杜康一瓶,啤酒6瓶。喝酒,叙旧闲聊。

          下午参观班大师住所,重点是其中一个硕大的书架,聊天,阅读。

          由于厨房还没有准备好,晚餐消耗了各种荤素熟食,啤酒12罐。吃、喝、聊天,唏嘘不已。

          看中国队和伊拉克的比赛,体会着马索克式的快感。

          休息两个小时,半夜被QQ大师唤起,看西班牙和瑞典的比赛。原来Euro-Cup也会有沉闷的时候。看了一场,顶不住了,睡觉。

          早上起得早,抽空看了一个摄影画册《生命的意义》,照片的主角是动物,配合着一些有趣的箴言,十分可爱的一本书。

          早餐之后,和QQ大师一起逛琉璃厂。天气依然闷热,走走停停。我来过一次游兴不是很高,QQ大师估计没能尽兴。中午找了个破旧的胡同里的小面馆吃面一碗,怀旧的感觉。购毛笔一只,字帖三本。回来之后找粥馆未果,又走进了书店,购盗版《社会心理学》一本。晚饭吃得简单,天热,本来就没有什么胃口。

          周末这样下来,相当的愉快,有点累也就忽略不计了。下周末是个大聚会,应该会回南开参加,顺便也能在南开走走,虽然离开也没有几天。

  • 三分钟 - [似水年華]

    2008-05-19

    Tag:
           所里组织了集体哀悼。

           三分钟里,汽车鸣笛,防空警报响起,但这个城市从来没有这么安静过。

           三分钟很短,不能完全寄托我们的哀悼;三分钟太长,不可承受的生命之重让我们的情绪猝不及防。

           愿逝者安息。愿幸存者坚强。

           默哀、祈祷。

          早上起来眼看就要赶不上班车了,急匆匆的穿了件不合适的衣服,走街上、在公交车上,甚至在实验室里都觉得很别扭。回来赶紧换掉了。希望内心的哀悼和愧疚可以弥补无心的过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