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毛 - [似水年華]

    2011-03-27

    Tag:

          毛毛是我在泳池见到的一个小男孩儿。我不认识他,只是见过几次,觉得他挺有意思。

          这天我游完了从泳池爬起来,就见他从更衣室门口出来了。每次他都和他爸一起来,两个人都乐呵呵的,看着就让人心情好。毛毛大概五六岁的样子,长的比较瘦,这一点在这个小胖墩成堆的时代里是不常见的,所以显得尤其的眉目清秀。他爸爸倒是个胖子。来的时候他笑着蹦跶在前面带路,他爸就慢悠悠挺着胖肚子更在后面,也笑着。

          泳池冯教练和他也比较熟,远远的和他打招呼:“毛毛,又来了,上次学的还记得吗?”

          毛毛脆生生的笑着说:“不知道呢,呵呵。”

          他爸也跟着搭茬:“可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哈哈。这段时间忙,有些日子没来这了。”

          我正好口渴了,就在池边饮水机接了杯水,一边慢慢喝一边瞧着。一会儿就听教练说:“来,先绕池子跑两圈。”毛毛就顶着白色的小泳帽开始跑了,穿着拖鞋,笑得很灿烂乐个不停,有谁看着他就看过去冲着谁乐,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一路上鞋子哒哒哒的响,就像故事里无忧无虑的小马。想想小时候玩水,也是这个心情吧。跑第二圈的时候他把拖鞋脱掉了,光着脚,跑得更欢实了。

          我似乎记得一点毛毛学游泳的样子,带着全副的辅助装备,手、脚还有背上都装了浮漂,一下一下的学得很认真。他爸爸就在边上瞧着,偶尔手把手纠正动作。池子里有时候也会有教练带着小孩来训练,一般教练都要求严格,小孩也就跟着勤学苦练,奋发向上的感觉。可是相比而言,还是这种轻松的场面更动人,虽然这样的练法难出成绩。可是这样宝贝疙瘩样的小孩,他爸又怎么舍得让他受那份苦呢。想想我小时候父亲也带我去池塘玩水,只是没学会,然后旱鸭子十几年。记得长大后还埋怨过父亲一次,说我小时候他不教我游泳,结果我水边长大的还是旱鸭子一只。父亲说,谁说我没教,那是你不学啊,一呛水就不玩了,神仙也教不会啊。仔细想想好像是这么回事儿。

     

  • 回家过年 - [似水年華]

    2011-01-27

    Tag:

    今天下班将要到宿舍的时候接到家里的电话,说是在炸圆子。电话那头妈妈还叫我尝一尝味儿,记得炸圆子的时候我在家妹妹还没回,也是打个电话聊聊问问,使家在外的都觉得更安心些,说说笑笑的也增加了不少年味。往年读书的时候我回家早,至少是年前一周、年后一周,准备过年的一些事情也都能赶上帮帮忙一起热闹热闹。年前的事情不少,准备各种食物就得大费周章,腊鱼、腊肉、鱼片、鱼圆子、肉圆子、绿豆圆子、泡豆子打豆腐然后做腐乳、炸豆腐干……累归累,一家人一年到头其实聚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也就乐在其中,其乐融融了。

    今年工作了,一下就成了最晚回家的了,腊月二十八的火车,二十九上午能到家,年货估计也都买齐了,贴春联的事儿应该还是能赶上的,算来前前后后贴了也十多年了吧。说的是家家桃符换新颜,每年的门神春联也就那几样,连字体都不怎么变化,也就是红底金边黑字图个喜庆了。从第一次拿毛笔到现在也是十好几年了,好几次贴的时候都想,来年好好练练争取下次贴自己写的吧,结果来年又一如既往的荒废了,至今也是烂泥不上墙的字。只能很不好意思的写写祭祖用的包袱。所谓包袱,就是把庙里买来黄纸,早饭前按规定尺寸裁好,打上十二排外圆内方的印子,然后用白纸包好,上面再写上“故先**祖**大人收用”字样以及晚辈落款,在吃年饭祭祖和正月十五上坟的时候焚化寄给先人们。听父亲说祖上虽然都是农民,但是都多少读过一些书,尤其是曾祖父的字,写得比字帖还要好看,只可惜没有留下来,想来他们看到不学后进的晚辈写个包袱写成那样也会有些许不悦,只是大势所趋,能写的人都越来越少了。年饭祭祖能赶上,至于十五一早上坟,好多年都没能去了,只能临走前去祖坟地一趟提前祭拜一番。只是按照传下来的说法,十五之前祖人们是在各家过年的,烧给他们的纸钱也只有那时候才能看到了。唉,本来是写过年的,挺高兴的事儿,怎么就跑到这里了呢。

    今天和大学同学见面拿到了回家的火车票,前后折腾了好一阵子,包括排队、订机票、退机票,终于是把行程确定下来了,而今拿到票,心里更是安稳多了。二十九凌晨到站,然后直接就买初五的返程票。还没到家就准备着离开,也是多年来第一次吧,希望顺利一点。工作后初次回家,自然要买些礼物回去;收了多年的压岁钱,这次也该慢慢往外发了。再想想紧凑的行程、潮湿闷热的火车、短暂的假期,都会有点纳闷回家过年的魅力何以如此之大,以至于让人忽略了所有的开支劳累,不急一切成本往回赶。当代俗语云,有钱没钱,回家过年,几千年的习惯也就落在这个“家”字上了吧。也曾想过让父母来北京过年,正好可以赶上二至四折的便宜机票,可是在这里也没个家。一个人漂在帝都也就算了,大过节的,他们大概不乐意出门陪我一起漂吧。我爸在电话里说,带个媳妇回来啊。我说,嗯……啊……哦……诶……咦……唉……好啊好啊没什么事儿我先挂了回家再聊吧。

    虽然春运一趟种种不便,目前还是老老实实回家过年吧,他们爱说什么就老老实实听什么吧。还可以看看从小长大的地方,那么多熟悉的人,挺好的。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吧。

  • 传统…… - [似水年華]

    2010-10-12

    Tag:

          工作半个月了,一直比较惬意,工作顺心是一方面,另外单位人际关系特别融洽,完全没有传说中的险恶。处长、科长以及那些多数比我年轻少数比我年长的师兄师姐们对新人都很关心照顾,无论是业务还是生活。

          这天收拾东西准备吃午饭了,一边也闲聊两句。科长问我晚饭怎么解决的(早饭午饭都在单位食堂),我说自己做饭。他说,自己能做还好,嗯。

          一起新来的同事就问了:“科长,你平时回去也做饭吗?”

          他说:“做啊,那当然了。”

         “那你也自己刷碗吗?”

          “那是,我就做饭刷碗做个全套的,然后就想干嘛干嘛。”

          我就想,下午下班回家可不就做饭这点事儿了吗?……

          “您作为堂堂****的科长,也要自己做饭刷碗吗?”同事有些半开玩笑。

          “做啊,我们这的男人都做,那**(副科长)和**(主任科员)都回家做饭。处长都自己做你说我们做不做?”

          正好这会儿收拾好了,一起上楼梯去食堂。科长回过头说:“其实,要想不动手,就别让她知道你会下厨。”同事又指着我说:“已经迟了,他一开始就是靠做饭***……”

          科长乐了,唉,那也成,也算是我们这的一个传统。

          囧。